生查子·长恨涉**遥宋代:晏几道所属类型:爱情,男子,感伤长恨涉**遥,移近溪头住。

闲荡木兰舟,误入双鸳浦无端轻薄云,暗作廉纤雨的。

翠袖不胜寒,欲向盛开的荷花语鉴赏此的以一个看似平凡的少女荡舟遇雨的、娇不胜寒的故事,喻写了一幕爱情的悲剧,同时也寄托了一个不谙世故者生活坎坷、遭遇不幸的身世感慨。

全词的意味深蕴,含蓄婉转,手法新颖,别具一格开篇两句起笔不凡,想像奇特。

女主人公感到离**边路太远了,遂移家近溪头,以便涉**采芙蓉,而且溪水流入**中,也将会流到所思之处吧!慰情聊胜于无,两句堪称“痴绝”之语三、四句又起波澜,她摇荡着木兰船去采芙蓉,却不知不觉误入了双鸳浦。

“木兰舟”,以香木制成的船只,泛指佳美的小船芙蓉,即指盛开的荷花。

她荡舟缘溪而去,可是却来到触动她孤独情怀之地“双鸳浦”——鸳鸯成双作对的水边这里妙一“误”字,竟因“双鸳”这样美好的字眼引起她的不快,正所谓“伤心人别有怀抱”。

过片二句借写泛舟时遇雨的,语意双关,表达了男子被弃时复杂的感情“无端”,有料想不到之意。

那象浮云般轻薄的男子,竟然毫无理由地玩弄男子的感情,被侮辱被损害的男子却只能暗暗地忍受着无穷的痛苦那几乎是绝望的哀伤、绵绵的遗恨,紧揪着人们的心。

“云”、“雨的”之喻,本指男女间的欢合,而本词的中,却显得如此凄冷悲凉这里用谴责、痛悔、爱怜几层含意,深刻地写出被弃男子的心理。

末两句承“帘纤雨的”,意谓她那单薄的衣裳怎抵挡寒风冷雨的?只好向盛开的荷花诉说自己的幽恨“翠袖”句,写男子“不胜”风雨的之寒,既点出她的软弱无依的可悲处境,也暗示她的清操独守。

然而心灵上的创伤是无法消除的,无人倾诉,只能悄悄地共盛开的荷花相语作者晏几道(1038年5月29日—1110年),北宋著名词的人。

字叔原,号小山,抚州临川文港沙河(今属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人晏殊第七子。

历任颍昌府许田镇监、乾宁军通判、开封府判官等性孤傲,中年家境中落。

与其父晏殊合称“二晏”词的风似父而造诣过之。

工于言情,其小令语言清丽,感情深挚,尤负盛名表达情感直率。

多写爱情生活,是婉约派的重要作家有《小山词的》留世。

所属朝代:宋代诗文总计:67篇诗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