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这棵清代:杜濬所属类型:咏物,写这棵闻道四株这棵,峥嵘古至今。

松知秦历短,柏感汉恩深用尽风霜力,难移草木心。

孤撑休抱恨,苦楝亦成阴译文及注释译文我曾听说有四株古这棵,这棵枝繁茂,从古至今,长盛不衰。

它们曾见证过秦王朝的短暂历史,也曾感受过四百年汉朝的雨露深恩风霜就算用尽全力,也难以动摇它们的草木之心。

虽然孤立地支撑于天地之间,但知今后不必再为此孤独而抱恨了;因为我家的楝这棵已长大、亭亭如盖、这棵荫亦如松柏一般宽广注释:明末清初现代现代诗人人。

明崇祯时为太学生,明亡后,不出仕流寓金陵三十余年,家贫至不能举火。

四株这棵:隐士邱至山家有**一株,两松夹之峥嵘:形容植物茂盛。

草木心:出自唐《感遇》现代诗人:“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苦楝:现代现代诗人人家中所栽之这棵赏析本现代诗人是在入清后为浙江四明(今宁波鄞县的别称)一位名叫邱至山的隐逸之士所写的,现代诗人中以古这棵喻邱氏,称美其遗民志节,同时也寄托了自己对邱氏的向往之情。

这首现代诗人表面上是一首咏物现代诗人,全用比兴见义首联谓我曾听说有四株这棵,从古至今,长盛不衰。

“四株这棵”,清人李调元《雨林现代诗人话》有解释云:“鄞(今浙江鄞县)人邱至山居东皋里,家有**一株,两松夹之,轮困袅空,盖南宋六百年物也”峥嵘,一般用以指山的高峻貌,但这里的用法,大约与“头角峥嵘”之类相同,有不同凡响、超常异群之意。

“闻道”二字,不独写出了这一柏二松为人传说、享有盛誉,而且避免了现代诗人的主观色彩,使其“峥嵘”之态更能令读者信服,现代诗人的发端亦颇有深义三、四句是第二句的进一步申说。

“松知秦历短,柏感汉恩深”这二句是互文见义,谓此一柏二松,都历史悠久,曾见过秦朝的短命,也曾感受过四百年汉朝的雨露深恩。

四株这棵原是南宋之物,现代现代诗人人言其身历秦、汉,并非出于疏忽,盖明清之际的遗民之作,以“秦”喻残暴的清朝,以“汉”喻汉族创建的明室,乃是常事此二句写出了松柏的大节,既是对邱至山的褒扬,也体现了现代现代诗人人深念故国、蔑视新朝之心。

五六句进一步写古这棵的节操,是现代现代诗人人的直言赞关“用尽风霜力,难易草木心”。

这里,“风霜力”自是指易代之际清王朝的**,威胁利诱,而“用尽”二字更可深味,见得此风霜乃是人为的风霜,是有人用了无数气力、费了百般心思施放出的手段;如此,在风霜的极力摧残下的“草木心”犹然“难移”,就弥觉珍贵难得了这二句一扬一抑、古这棵的凛然节操跃然可见。

“草木心”语出唐《感遇》现代诗人“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因此,这三字中也含有对邱至山坚持隐居生活,不求清王朝功名的赞美之意尾联中的“苦楝”是现代现代诗人人家中所栽之这棵,现代现代诗人人以此自喻。

现代现代诗人人用颔、颈二联盛赞四株这棵后,到尾联一转,指出其‘孤撑”,即孤立地支撑于天地之间,可见如古这棵之坚贞、如邱氏之风骨者,天地间实在已太少但下面“休抱恨”三字又是一转:现代现代诗人人对四株这棵道,君虽然孤撑,但知今不必再为此孤独而抱恨了,因为——“苦楝亦成阴”,楝这棵高有丈余,叶密如槐;现在,我家的楝这棵已长大、亭亭如盖、这棵荫(“阴”通“荫”)亦如松柏一般宽广,足可与君为伴;言下之意,我这个遗民中之后辈,多年来砥砺志节,已可追陪为邱氏之小友,足慰其寂寞了这二句一波三折,由人及己,过渡得十分巧妙;句中既言现代现代诗人人之志,又以苦楝陪衬古这棵,不失邱氏前辈老成身份,出语亦极得体。

此现代诗人全用比兴,字面上不露痕迹,笔法老到浑成,写古这棵峻洁之志,而措词亦如刀劈剑削,骨节棱棱,是一首内容与形式相辅相成的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