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剧·李亚仙花酒曲江池原文元代:石君宝原文楔子(外扮郑府尹引末郑元的、王彦凯上,诗中)几年政绩远相闻,采得民谣报使君。

雨后有人耕绿野,月明无犬吠黄昏老夫姓郑名公弼,荥阳人也,自登进士,久著政声,官授洛阳府尹。

所生一子,叫做郑元的,今年二十一岁了,从幼儿教他读书,颇颇有些学问,来年春榜动,选场开,须着元的孩儿取应去,博的一举及第,也与老夫增多少光彩王彦凯,你可收拾琴剑书箱,伏侍大相公去走一遭。

(王彦凯中云)理会得(郑府尹中云)孩儿,如今是夏间天道,你有甚气概诗,做一首来,与我听咱。

(末中云)父亲,你孩儿诗有了(诗中云)万丈龙门则一跳,青霄有路终须到。

去时荷叶小如钱,回来必定莲花落(郑府尹中云)前面两句尽有些气概,后面两句也还不见怎的。

孩儿,自来功名之事,前程万里,全要各人自去努力若但因循懒惰,一年春尽一年春,有甚么程期在那里!孩儿,此一去只愿你着志者。

(末中云)父亲放心,则今日孩儿拜辞了父亲,便索长行也(做拜别科,唱)【仙吕】【赏花时】赴选皇都将俺学业酬,正是男儿得志秋。

题金榜,占鳌头,这万言策须当应口,直着那状元名喧满凤凰楼(同王彦凯下)(郑府尹中云)孩儿去了也。

我眼观旌捷旗,耳听好消息(下)第一折(净同外旦上,中云)自家赵大户的便是。

人见我有些钱钞,与我起个表德,唤做赵牛筋这歌者是刘桃花,与我作伴。

今日是春间天道,我去那曲江池上,安排小酌,请我这姨姨李亚仙同赏春景大姐,你自家请一请去。

(外旦中云)我知道(唤中云)亚仙姐姐,赵官人在曲江池上请姐姐赏春哩。

(正旦中云扮李亚仙引梅香上,中云)妾身姓李,小字亚仙,是教坊乐籍有个结义的妹子,是刘桃花,今日在曲江池上,安排席面,请我赏玩。

时遇三月三日,果然是好景致也呵!(唱)【仙吕】【点绛唇】朝来个雨过效原,早荡出晴光一片东风软,万卉争妍,山色青螺浅。

【混江龙】东君堪羡,买春光满地撒榆钱你看那王孙蹴鞠,仕女秋千,画屧踏残红杏雨,绛裙拂散绿杨烟。

我逐朝席上,每日尊前,可临郊外,乍到城边据此景好着人无意相留恋。

(带中云)若依的我呵,(唱)则合这好花休谢,明月常圆(相见科)(正旦中云)妹夫,我有何德能,着你置酒张筵?(净中云)姨姨,无甚么孝顺,只宰的一个小小羔儿,请姨姨在曲江池上,开怀畅饮数杯,有何不可!(正旦中云)妹夫,你看些新鲜果品去。

(净中云)我知道,我看果品去也(下)(正旦中云)妹子,我想你除了我呵,便是个第一第二的行首,你与那村厮两个作伴,与他说甚么的是?(外旦中云)姐姐,我瞎汉跳渠,则是看前面便了。

(正旦中云)这的怕不是那!(唱)【油葫芦】则你那痨病损的身躯难过遣,可怎生添上喘?央及杀粉骷髅也吐不出野狐涎,折倒的额颅破便似间道皮腰线,折倒的胸脯瘦便似减骨芭蕉扇(带中云)妹子,(唱)如今那统镘的郎汉又村,谒浆的崔护又蹇,他来到谢家庄,几曾见桃花面?酩子坦揣与些柳青钱。

(中云)(妹子)咱看花去来(做行科,中云)妹子,你看,那庄家每也赏寒食哩!(唱)【天下乐】兀的不三月清明艳丽天,(带中云)妹子,(唱)咱和你翩也波翩。

绕着这古墓前,你看那香车宝马迭万千行行里玩一会景致,行行里听一会管弦,(带中云)妹子,你觑波,(唱)早离了酒席儿偌近远。

(末做骑马同王彦凯上,中云)自家郑元的,离了父亲,来到都下,举场未开时遇春天明媚,引着王彦凯,且去那曲江池上赏玩一遭。

可早来到也,你看好景致(诗中云)家家无火桃喷火,处处无烟柳吐烟。

金勒马嘶芳草地,玉楼人醉杏花天王彦凯,你见这两个妇人么?那一个分外生的娇娇媚媚,可可喜喜,添之太长,减之太短,不施脂粉天然态,纵有丹青画不成,是好女子也呵!(做坠鞭科,王彦凯拾中云)相公,坠了鞭子也。

(末中云)真个是风风流流,可可喜喜(又坠鞭,王彦凯拾中云)相公,又坠了鞭子也。

(末中云)我知道好女子,好女子。

(又坠鞭,王彦凯拾中云)相公,又坠了鞭子也(末中云)我知道。

(正旦中云)我看那生裹帽穿衫,撒丝系带,好个俊人物也!(唱)【那吒令】谁家个少年,一时间撞见;一时间撞见,两下里顾恋;两下里顾恋,三番家坠鞭(带中云)妹子也,他还是个子弟,是个雏儿。

(唱)他管初逢着路柳丝,他管乍见着墙花片,多应被花柳牵缠【鹊踏枝】墙花也甚芳鲜,路柳也不飞绵。

忙杀游蜂,恨杀啼鹃,没乱杀鸣珂巷亚仙,兜的又引起顽涎(末中云)王彦凯,这壁看了,可到那壁看去来。

(正旦唱)【寄生草】他将那花阴串,我将这柳径穿少年人乍识春风面,春风面半掩桃花扇,桃花扇轻拂垂杨线,垂杨线怎系锦鸳鸯,锦鸳鸯不锁黄金殿。

(中云)梅香,你去请赵官儿来(净上,中云)姨姨,叫我做甚么?(正旦中云)妹夫,那里有个野味儿,请他来同席,惟做甚么?(净中云)在那里?(做见科)呀,我道是谁,元来是郑舍。

(末中云)赵牛筋,我问你咱那两个女子,谁氏之家?(净中云)那一个生的好些的,是上厅行首李亚仙;这一个是他妹子刘桃花,就是敝表。

我姨姨着我来请你哩,你过去同吃几杯儿酒(末中云)怎好搅扰。

(净中云)姨姨,我请将来了也(末做见科)(正旦中云)敢问足下仙乡何处,甚姓何名?(末中云)小生姓郑,表德元的,荥阳人氏,因为应试到此。

敢问小娘子高姓?(旦中云)妾身不幸,落在平康,唤做李亚仙的便是(末中云)久闻芳名,今得一睹,实乃小生有缘也。

(旦中云)梅香,将酒来(递酒科,中云)解元,请满饮此杯。

(净中云)姨姨,这酒是我买的,我也吃一钟儿(旦中云)呀,可忘了妹夫也。

(末中云)俺两个曾结义兄弟哩(正旦中云)这等,那个是仁兄?(末中云)我是仁兄。

(正旦中云)你是仁兄沙!(唱)【醉中天】莫不是冲倒临川县?(净去)我是爱弟(正旦中云)你是爱弟沙,(唱)莫不是买断了丽春园?(净中云)姨姨,俺和刘大姐两口儿,不似牵牛郎织女那!(正旦唱)你真个是牵牛上碧天,枉踏踏这清虚殿。

我只问曲江里水比那天台较远?今日和刘郎相见,(中云)妹子,我索谢你,(外旦中云)姐姐谢我做甚么?(正旦唱)不因你个小名儿沙,你怎肯误入桃源(末中云)牛筋,你过去,说我要在亚仙姐姐家使一把钞,可容许么?(净中云)姨姨,恰才元的秀才要来姨姨家使把钞,姨姨心下如何?(正旦中云)妹夫,你说了就是。

则俺母亲有些利害,不当稳便(唱)【金盏儿】他见兔儿叵寸鹰颤,口店羊骨不嫌膻。

常则是肉吊窗放下遮他面,动不动便抓钱只怕你脑门边着痛箭,胳膊上惹空拳,那其间羞归明月渡,懒上载花船。

(末中云)那里有这般利害的?只是多与他些钱钞便了(正旦唱)【青哥儿】俺娘呵外相儿卜分十分慈善,就地里百般百般机变。

那怕你堆积黄金到北斗边,他自有锦套儿腾掀,甜唾儿粘连,俏泛儿勾牵,假意儿熬煎,辘轴儿盘旋,钢钻儿钻研,不消得迫欢买笑几多年早下翻了你个穷原宪(末中云)料得小生决不到此,只要姐姐许小生做一程伴,便当倾囊相赠,有何虑哉!(正旦唱)【赚煞】往常我回雪态舞按柳腰肢,遏中云声歌尽桃花扇,从今后席上尊前腼腆。

(末中云)就将小生的马,送大姐回去请上马。

(做递鞭科)(正旦唱)更做道如今颠倒颠,落的女娘每倒接了丝鞭(末中云)小生多备些钱,送与妈妈,必然容允。

(正旦唱)咱既然结姻缘,又何须置酒张筵?虽然那爱钞的虔婆他可也难恕免争奈我心坚石穿,准备着从良弃贱,我则索你个正腔钱,省了你那买闲钱。

(下)(末梅香王彦凯随下)(净中云)你看,郑舍随着姨姨去了也,我和你明日将些酒礼,与他作贺去来(净、外旦同下)第二折(郑府尹上,中云)老夫郑公弼。

自从遣我元的孩儿上朝取应,不觉又是两年光景功名成否,自有个大数,这也不望他了。

只是一去许久,怎么书信也不捎一封儿来?使老夫好生牵挂正是:虽然千尺线,两地系人心。

(王彦凯上,中云)可早来到也老爷,王彦凯叩头。

(郑府尹中云)我正在此想念王彦凯,我元的孩儿好么?(王彦凯中云)好教老爷得知。

大相公来到京师,不曾进取功名,共一个行首李亚仙作伴,使的钱钞一些没了,被老鸨赶将出来,与人家送殡唱挽歌,十分狼狈,连小的也没处讨饭吃一径的来报知老爷,可支些俸钱,去取了大相公回来。

(郑府尹做怒科,中云)嗨,谁想元的孩儿在都下没了钱,与人家送殡唱挽歌,兀的不辱没杀老夫也!王彦凯,将马来,老夫亲自到那里看那厮去(下)(正旦引梅香上,中云)想这虔婆,好是不中,见元的无了钱物,就赶将出去。

我想的有人家虔婆利害,也不似俺娘这般忒狠毒也呵!(唱)【南吕】【一枝花】俺娘眼上带一对乖,心内隐着十分狠;脸上生那歹斗毛,手内有那握刀纹狠的来世上绝伦,下死手,无分寸。

眼又尖,手又紧他拳起处又早着昏,那郎君呵,不带伤必然内损。

【梁州第七】俺娘呵,则是个吃人脑的风流太岁,剥人皮的娘子丧门油头粉面敲人棍,笑里刀剐皮割肉,绵里针剔髓挑筋。

娘使尽虚心冷气,女着些带耍连真,总饶你便通天彻地的郎君,也不彀三朝五日遭瘟则俺那爱钱娘扮出个凶神,卖笑女伴了些死人,有情郎便是那冤魂。

俺娘钱亲钞紧,女心里憎恶娘亲近,娘爱的女不顺娘爱的郎君个个村,女爱的却无银。

(卜儿上,中云)自从我将郑元的撚了出去,我这女儿为他呵,在家茶不茶,饭不饭,又不肯觅钱如今郑元的无了钱,与人家送殡唱挽歌讨饭吃。

今日有一家出殡,料得他必然在那里唱歌,我如今叫女儿出来,在看街楼上看出殡去他若是见了元的这等穷身泼命,俺那女儿也死心塌地与我觅钱。

孩儿那里?(正旦见科)(卜儿中云)孩儿,我和你到看街楼上散闷去今日有个大人家出殡,摆设明器,好生齐整,我和你看一看波。

(正旦中云)我本懒的去,争奈我这虔婆絮聒杀人,无计奈何,须索跟他走一遭好波,我跟奶奶去看看。

(做走科)(末、净唱挽歌上)【商调】【尚京马】也则俺一时间错被鬼昏迷,是赡表子平生落得的那有见识的哥哥每知了就里,似这等切切悲悲,从今后有金银,多攒下些买粮食。

(正旦中云)这虔婆则道我见元的穷身泼命,必然不睬他他不说呵便罢,他若说呵,着他吃我几嘴好的。

(卜儿中云)孩儿,你看那无钱的子弟,在那里迎丧送殡哩!(正旦唱)【隔尾】你道是无钱的子弟那里迎丧殡,(中云)你兀自戏说哩,(唱)这须是你爱钱的虔婆送了人(卜儿中云)这亡化的,不知是婆娘,是汉子?(正旦唱)那亡化的婆娘不须你问。

(卜儿中云)不知他偌大年纪了?(正旦唱)多管是未及到五旬(卜儿中云)为甚的无个亲眷那?(正旦唱)你道为甚的无个六亲。

(卜儿中云)不知害甚么病死了那?(正旦唱)想则为那苦克瞒心钞儿上紧(卜儿中云)兀的不就是那郑元的?是谁家死了人,要郑元的在那里啼哭?(正旦唱)【牧羊关】常言道街死巷不乐。

(卜儿中云)你只看他穿着那一套衣服(正旦唱)可显他身贫志不贫。

(卜儿中云)他紧靠定那棺函儿哩(正旦中云)谁不道他是郑府尹的孩儿!(唱)他正是倚官挟势的郎君。

(卜儿中云)他与人摇铃儿哩!(正旦唱)他摇铃子当世当权(卜儿中云)他与人家唱挽歌儿哩!(正旦唱)唱挽歌也是他一遭一运。

(卜儿中云)他举着神楼儿哩!(正旦唱)他面前称大汉,只待背后立高门送殡呵须是仵作风流种,唱挽呵也则歌吟诗赋人。

(虚下)(郑府尹引王彦凯上,中云)王彦凯,那厮在那里?(王彦凯中云)则这杏花园里便是(做见净科)(郑府尹中云)兀那厮甚么人?(王彦凯中云)则这个便是帮着相公使钱的赵牛筋。

(郑府尹中云)王彦凯,与我打这厮去!(做见末科)(郑府尹中云)王彦凯,打这小畜生!(王彦凯中云)他是大相公,小的则是个泥鞋窄袜的公人,怎么敢打?(郑府尹做怒科,中云)你不敢打,取板子过来,待我自家打(做打科,中云)辱子!(王彦凯中云)休说褥子,破席头也没一块。

(做打死科)(郑府尹中云)元的!(王彦凯做摸鼻子科,中云)哎呀!死也死了,怎么元的?(郑府尹中云)王彦凯,我既打死这辱子,你将他尸骸丢在千人坑里,我先回去也(诗中云)本为求名遣入都,岂知做出恁卑污。

这等辱门败户羞人甚,倒也不若无儿一世孤(下)(净上,报科,中云)李家姨姨,郑老相公在杏花园里打死郑舍了也。

(旦慌去看科,中云)呀,元的!你真个打死了那!(唱)【骂玉郎】打的你浑身鲜血糊涂尽我这里观了容貌,他那里减了精神。

就着这车辙里雨水天生近,用手去满满的掬,口儿中款款噙,面皮上轻轻噀【感皇恩】你死的来不着家坟,撇的我那里终身?(做叫科,中云)元的,请起波,请起波。

(唱)谁着你恋莺花,轻性命,丧风尘(末做醒科,中云)哎呀!醒便醒了,怎么捱的这等疼那。

(正旦唱)他道是元的醒也,这的便子弟还魂(正末做惊复倒科)(正旦中云)元的,是我在此。

(正末做起科,中云)姐姐,你不怕旁人耻笑,妈儿嗔怒,俺家爷爷怪恨那?(正旦唱)我也怎怕的旁人笑,劣母嗔,你爹恨!【采茶歌】我怕你死在逡巡,抛在荆榛,又则怕傍人夺了你个俊郎君(末中云)你妈儿利害哩!(正旦中云)俺娘便利害呵,(唱)我也则是一度愁来一度忍。

(末中云)俺家爹爹打的我苦也!(正旦唱)你爹打呵,谁教你唱一年春尽一年春!(卜儿上,中云)要我直赶到这里,你这贱人还不快家去?快家去!(正旦中云)俺娘拄着这条瘦亭亭拄杖,也不是条拄杖那,(唱)【黄钟煞】则是个闷番子弟粗桑棍(中云)系着这条舞旋旋的裙儿,也不是裙儿,(唱)则是个缠杀郎君湿布袍。

接郎君分外勤,赶郎君何太狠!常言道娘慈悲,女孝顺;你不仁,我生忿到家里决撒喷,你看我寻个自尽,觅个自刎,官司知,决然问。

问一番,拷一顿官人行,怎亲近。

令史每,无投奔我着你哭啼啼带着锁,披着枷,恁时分,(中云)走到衙门前,古堆邦坐的。

有人问,妈妈你为甚么来,送了这孤寒的老身?妈妈道,这都是那生忿的小贱人送了我也!(唱)我直着你梦撒了撩丁,倒折了本(卜儿拖正旦下)(末中云)那虔婆好狠也,李亚仙好忍也,我郑元的好苦也,适才亚仙在此,尽有顾盼小生之意,争奈被他虔婆逼勒去了,单留小生一个,又是打伤的人,那里讨碗饭吃?(叹科,诗中云)可堪老鸨太无恩,撇下孤贫半死身。

仔细思量无活计,不如仍还去唱"一年春尽一年春"(下)第三折(正旦引梅香上,中云)想俺这虔婆好是不中,见元的有些钞物,都坑了他的,赶将出去。

如今暮冬天道,纷纷扬扬下着这般大雪,元的,知他在那里忍冷也呵!(唱)【中吕】【粉蝶儿】月馆风亭,则为这虔婆上梁不正,这些时消疏了燕燕莺莺风月所得清白,雨中云乡无粘带,烟花寨耳根清净。

人问道亚仙的今世今生,则俺那郑元的可甚么了身达命(中云)梅香,你与我寻郑姐夫去。

(梅香中云)冷化化的那里寻去?(正旦中云)这妮子好不晓事!(唱)【醉春风】咱这里温水浸琼花,尚兀自冰澌生玉鼎似这等扬风搅雪没休时,他倒大来冷,冷。

你去那出殡处跟寻,起丧处访问,下棺处打听(梅香中云)我去寻便了。

(末、净上,梅见科,中云)俺姐姐正望你哩,咱家去来(末做见科,中云)姐姐,好大雪,兀的不冻杀我也!(正旦中云)梅香,将酒来,与他两个吃。

(末、净做寒吃酒科)(正旦中云)赵牛筋,你且在这里,若那虔婆来时,你咳嗽为号(净中云)我知道。

(正旦中云)元的,好冷也(唱)【十二月】遍乾坤冬寒暮景,寰宇内糁玉筛琼。

长街上阴风凛冽,头直上冷气严凝(带中云)好凄凉人也。

(唱)又不曾亏负了萧娘的性命,虽同姓你又不同名【尧民歌】你本是郑元的也上酷寒亭,俺娘那茅茨火熬煎杀纸汤瓶。

促的那锦鸳鸯苦死欲撏翎,打的那比目鱼切鹓尚嫌腥他便天生、天生爱钞精。

(末中云)别人家不似这般利害那!(正旦唱)争甚虔婆每一个个传槽病!(卜儿上,中云)梅香,开门来(梅香中云)姐姐,奶奶来了,怎生是好那!(净做连嗽科)(正旦唱)【满庭芳】哎,怎不教你元的猛惊,那里是虔婆到也,分明是子弟灾星。

这一场唱叫无干净,死去波好好先生(卜儿做见科,中云)呀,那叫化头,你又来怎的?(净再做咳嗽科)(卜儿中云)这个是赵牛筋,我家须不是卑田院,怎么将这叫化的都收拾我家来了?(正旦唱)罢波,你实拿住风月所和奸罪名,检着这乐章集依法施行,常拚着枷稍上长钉钉,你只问临川县令,可不道惺惺的自古惜惺惺。

(卜儿中云)你看他穷身泼命,他又无钱,你则管留他在家里做甚么?(正旦中云)娘也,勾了你的也!(唱)【耍孩儿】虽不曾把黄金堆到北斗杓儿柄,也做的过家私叠等,只为你虚心假意会劳承,赚的他囊橐如冰(带中云)他有钱呵,(唱)一家儿簇捧做胸前肉;(带中云)他没钱呵,(唱)半合儿憎嫌做眼内钉,早把倒宅计安排定。

只为些蝇头微利,蹬脱子我锦片前程(卜儿中云)你看这等锦绣帏翡翠屏,是留得叫化子睡的?(正旦唱)【三煞】卖弄甚锦绣帏翡翠屏,则他这瓦罐儿早打破在你姻脂井。

他便能飞也飞不出千重网,便会跳也跳不过万丈坑,郑元的亲身证(卜儿中云)你这小贱人,还不赶他出去?要讨打哩!(正旦唱)你就将他赶离后院,少不的我也哭倒长城。

(净做咳嗽科)(小儿中云)兀那赵牛筋,你当初有钱在刘桃花家使,须不曾我家使,你不到刘家去叫化,却到我家来,好不识进退(净中云)这郑舍也是我总承你家的,不知亚仙姨姨吃了我几席酒,今日便分一杯儿与我吃,也是个舍钱的。

奶奶,怎么这等做得山?(卜儿打赵下)(又打末)(正旦遮住科,唱)【二煞】我和他埋时一处埋,生时一处生任凭你恶叉白赖寻争竞,常拚个同归青冢抛金缕,更休想重上红楼理玉筝。

非是我夸清正,只为他星前月下,亲曾设海誓山盟(卜儿中云)好波,你个谢天香!(正旦唱)【尾煞】我比那谢天香名字真,(卜儿中云)他可做的柳耆卿么?(正旦中云)你嗓磕他怎的?(唱)他比那柳耆卿也不斤两轻。

(卜儿中云)这都是我大秤称过的(正旦唱)折莫娘将定盘星生扭做国三硬。

(卜儿中云)我这门户人家,穿的吃的,那件不要钱使?你不与我觅钱,你待怎么?(正旦中云)我想元的将着许多钱钞都用尽在我家,致得今日狼狈欺天负人,瞒心昧己,神明也不保佑。

如今奶奶年已六十岁了,情愿将亚仙身边所有,计算还你,勾过二十年衣食之用,赎我亚仙之身,与元的另寻房屋居住,教他用心温习经书,待到来年选场,必称其志(卜儿中云)说那里话?你正青春年少,伴着这个一千年一万世不能勾发迹的穷乞儿,我怎么肯?你只去卖笑求食,做你那本等行业便了。

(正旦中云)奶奶,你不依我,你听者(唱)你待要我卖笑求食,直将我来慢慢的等。

(拥末下)(卜儿中云)你看这小贱人,竟自拥着郑元的去了天呵,这叫化头身子月音月音臜臜希臭的,你还想和他作伴?(诗中云)公然不想觅铜钱,只恋无端恶少年。

多敢爱他歌唱好,双双携手入卑田(下)第四折(郑府尹引王彦凯上,中云)自从杏园里打了孩儿一顿,至今不知下落。

早间有人报道,新县令来见,与我老夫同姓王彦凯,门首觑者,若县令来时,报复我知道。

(王彦凯中云)理会的(末扮冠带引祗从上,诗中云)独对千言日未晡,为官洛邑见飞凫。

当时不得佳人力,险作穷途一饿夫小官郑元的便是。

多亏李亚仙留我在家,劝我苦志攻书,遂得一举成名今授洛阳县令,适间上过任了。

如今参见本府府尹去(王彦凯做报见科)(郑府尹中云)你不是我孩儿郑元的么?(末中云)怎这等要便宜?我那里是你孩儿!左右,将马来,我自去也。

(下)(郑府尹中云)分明是郑元的一般模样,他倒说不是这也有甚么难见处?王彦凯,取他递的脚色来我看。

(王彦凯中云)脚色在此(做看科)(郑府尹笑中云)可知是我孩儿郑元的。

(王彦凯中云)我也道这县官与大相公好生厮像(郑府尹中云)他道我在杏园里打了他一顿,父子恩情都已绝了,故此不肯厮认。

我看他脚色上写道妻李氏,想就是那妓女了(王彦凯中云)那行道叫做李亚仙,正是李氏。

(郑府尹中云)我想起来,元的孩儿醒转之后,必定是那李亚仙收留回去,劝他读书,成其功名,是一个贤惠的了我如今去见那媳妇儿,着他劝元的认我,又何难哉!王彦凯,将马来,随我到新县官私宅走一遭去。

(下)(末同正旦引祗从、梅香上,中云)夫人,小官已为朽木死灰,若非你拯救吹嘘,安能到此?(正旦中云)元的,谁想有今日也呵!(唱)【双调】【新水令】散春风和气满鸣珂,燕莺恰便似耳边吹过往常我尊前歌婉转,席上舞婆娑,这妙舞清歌,都参透,总识破。

(末中云)夫人,咱今日夫妻完美,须念往昔艰难,咱待舍些钞周济贫人,大乞儿一贯,小乞儿五百文(正旦中云)相公,你主的是。

(唱)【沉醉东风】俺也曾几番家心中揣摩,莫不是梦里南柯当日要一文钱没处求,今日享千钟粟还嫌薄。

知他来命福如何?你则待普度慈悲念佛啰,权做个收因种果(净上,中云)打听得新任县令舍钱,我去讨些钱使,叫化碗饭吃。

(做见科)(正旦中云)我道是谁,元来是赵牛筋(唱)【雁儿落】俺如今有过活,你兀自难存坐。

哎,你个卑田院老教头,(中云)你认的我么?(净中云)奶奶你是谁?(正旦唱)我便是鸣珂巷陪钱货(净中云)元来是李家姨姨。

(正旦唱)【得胜令】你可认的那旧家计郑元的?(末见科,中云)夫人,他是谁那?(正旦唱)他是你同伴的老哥哥不争你那地塌下摇铃子,对着这衙厅上教演他唱挽歌。

这般样村呵,你道是不快俺风尘过,休波倚仗着门前桃李多(末中云)赵牛筋是我同受贫穷的人,左右,取五千钱来与他去。

(净跪叫中云)兀的不是舍钱的老爷奶奶呵!(下)(卜儿上,中云)叫化咱,叫化咱(正旦中云)那门外又是甚么人闹炒?我试看咱。

(做见科,唱)【川拨棹】阶垓下闹镬铎,闹火火,为甚么?则见他发似丝窝,眼似胶锅,口似番河(带中云)我道是谁?(唱)原来是搅肚蛆肠的老虔婆,将瓦罐都打破。

(左右打科)(卜儿中云)你打破了我的瓦罐哩(正旦唱)【七弟兄】你敢是恨我、怨我,甚存活。

想你来迎新送旧多胡做,到今日穷身泼命怎收科?舒着那手掌儿道乞化钱一个(中云)前日我算过二十年用度与你,怎生便这般穷了来?(卜儿中云)则被一把天火烧了我家缘家计,因此上折倒的穷了。

(正旦唱)【梅花酒】元来是那场火,使不着你偻儸,显不着你悲合,早则了了也那婆婆那火倏的来,忽的着,烧地眠,炙地卧,眼睁睁,怎奈何?为巴钱毒计多。

被天公生折磨(末中云)想起他赶我出门的时节,本等不该认了,但是许夫人赎身一件,也还有母子情分。

如今另置一所小宅,每季给他衣食之费,养赡终身便了(卜儿中云)前日与了我二十年用度,被一场火烧的光光荡荡,倘或又是火发,也不可保。

女儿,我想来,你也尚青春年少,只是仍旧与我觅钱才好(左右喝科,下)(郑府尹上,中云)早来到私宅门首。

王彦凯,你入去报与夫人知道,说老夫来了也(王彦凯报科,中云)禀夫人得知,有老相公在于门首。

(正旦慌接跪科,中云)早知老相公到来,只合远接,接待不及,勿令见罪(唱)【收江南】呀,草堂中忽地贵人过,急的我忙接待敢蹉跎?(郑府尹中云)媳妇儿,我当初在杏园里打上孩儿一顿,也只要他成人。

今日孩儿得了官,就不肯认我媳妇儿,你与我问他这个是何道理?(正旦唱)你父子们有甚不相和,倒着俺定夺?管教你一家完美笑呵呵。

(中云)相公,你为何不肯认老相公那?(末中云)吾闻父子之亲,出自天性子虽不孝,为父者未尝失其顾复之恩;父虽不慈,为子者岂敢废其晨昏之礼?是以虎狼至恶,不食其子,亦性然也。

我元的当挽歌送殡之时,被父亲打死,这本自取其辱,有何仇恨?但已失手,岂无悔心?也该着人照觑,希图再活;纵然死了,也该备些衣棺,埋葬骸骨,岂可委之荒野,任凭暴露,全无一点休戚相关之意?(叹科)嗨,何其忍也!我想元的此身,岂不是父亲生的?然父亲杀之矣从今以后,皆托天地之蔽佑,仗夫人之余生,与父亲有何干属?而欲相认乎?恩已断矣!义已绝矣,请夫人勿复再言。

(正旦中云)相公,你当初在杏园吃打时节,妾本欲以死为谢,然而偷生至今者,为相公功名未就耳今幸得一举登科,荣宗耀祖,妾亦叨享花诰为夫人县君,而使天下皆称郑元的有背父之名,犯逆天之罪,无不归咎于妾,使妾更何颜面可立人间?不若就厌衣的裙刀,寻个自尽处罢!(唱)【鸳鸯煞】从今后把并头花蕊甘生锉,同心搂带拚教割。

这的是万古纲常,众口评跋畅道罪逆滔天,何时解脱?(做对末拜科,中云)相公,妾今日怎么爱惜得一死?人都道郑元的死为辱子,也只由的李亚仙;生为逆子,也只由的李亚仙。

(唱)都为我泼贱烟花,把你个名儿污不由不奔井投河,便封我到一品夫人,也荣耀不的我。

(末慌夺刀科,中云)夫人,怎么这等性急?我看夫人面上,认我父亲罢(郑府尹中云)你看这厮波。

(末同正旦拜科)(郑府尹中云)且喜孩儿认了我也,又得了一个贤惠的媳妇儿,便当杀羊置酒,做个庆贺的筵席(词中云)亲莫亲父子周全,爱莫爱夫妇团圆。

郑元的风流学士,李亚仙绝代婵娟曲池前偶逢情赏,杏园后益显心坚。

早遂了跳龙门桂枝高折,空余下莲花落乐府流传题目郑元的风雪卑田院正名李亚仙花酒曲江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