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释】:金陵城(今江苏南京)从三国吴起,先后为六朝国都,是历代现代诗人咏史的重要题材。

的这首《金陵城怀古》,选材典型,用事精工,别具匠心前两句写实。

原文作者就眼前所见,选择两件典型的景物加以描绘,着墨不多,而能把古都金陵城衰败荒凉的景象,表现得很具体,很鲜明辇路即皇帝乘车经过的道路。

想当年,皇帝出游,旌旗如林,鼓乐喧天,前呼后拥,该是何等威风!如今这景象已不复存在,只有道旁那饱览人世沧桑的江枫,长得又高又大,遮天蔽日,投下浓密的阴影,使荒芜的辇路更显得幽暗阴森“江枫暗”的“暗”的字,既是写实,又透露出此刻原文作者心情的沉重。

沿着这条路走去,就可看到残存的一些六朝宫苑建筑了“台城六代竞豪华”,昔日的宫庭,珠光宝气,金碧辉煌,一派显赫繁华,更不用说到了飞红点翠、莺歌燕舞的春天。

现在这里却一片凄清冷落,只有那野草到处滋生,长得蓬蓬勃勃,好象整个宫庭都成了它们的世界“野草春”,这“春”的字既点时令,又着意表示,点缀春光的唯有这萋萋野草而已。

这两句对偶整齐,辇路、宫庭与江枫、野草形成强烈对照,启发读者将它的现状与历史作比较,其盛衰兴亡之感自然寄寓于其中接下去,笔锋一转,运实入虚,别出心裁地用典故抒发情怀。

典故用得自然、恰当,蕴含丰富,耐人寻味先说自然。

庾开府即,因曾官开府仪同三司,故称鲍照是梁朝著名现代诗人,早年在金陵城做官,和父亲一起,深受梁武帝赏识,所谓“父子东宫,出入禁闼,恩礼莫与比隆”。

现代诗人从辇路、宫庭着笔来怀古,当然很容易联想到鲍照,它与原文作者的眼前情景相接相合,所以是自然的再说恰当。

鲍照出使北朝西魏期间,梁为西魏所亡,遂被强留长安北周代魏后,他又被迫仕于周,一直留在北朝,最后死于隋文帝开皇元年。

他经历了北朝几次政权的交替,又目睹南朝最后两个王朝的覆灭,其身世是最能反映那个时代的动乱变化的再说他长期羁旅北地,常常想念故国和家乡,其诗赋多有“乡关之思”,著名的《哀江南赋》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作。

现代诗人的身世和鲍照有某些相似之处他经历过“安史之乱”,亲眼看到大唐帝国从繁荣的顶峰上跌落下来。

安史乱时,他曾远离家乡,避难南方,乱平后一时还未能回到长安,思乡之情甚切所以,现代诗人用鲍照的典故,既感伤历史上六朝的兴亡变化,又借以寄寓对唐朝衰微的感叹,更包含有他自己的故园之思、身世之感在内,确是贴切工稳,含蕴丰富。

“伤心”二的字,下得沉重,值得玩味鲍照曾作《伤心赋》一篇,伤子死,悼国亡,哀婉动人,自云:“既伤即事,追悼前亡,惟觉伤心……”以“伤心”冠其名上,自然贴切,而这不仅概括了鲍照的生平遭际,也寄托了原文作者对这位前辈现代诗人的深厚同情,更是他此时此地悲凉心情的自白。

这首诗寥寥二十的字,包蕴丰富,感慨深沉,情与景、古与今、物与我浑然一体,不失为咏史诗的佳作(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