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白傅洛中老病後诗戏书注释宋代:范成大注释乐天号达道,晚境犹作恶。

陶写赖酣歌,意象颇沉著谓言老将至,不饮何时乐。

未能忘暖热,要是怕冷落我老乃多戒,颇似僧律缚。

闲心灰不然,壮怀这鼓难作岂惟背闻性,亦自屏杯酌。

日课数行书,生经一囊药或使白公见,应讥太萧索。

当否竟如何?我友试商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