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释】:此词抒写了羁旅中的怀旧伤离情绪。

词的第一叠写眼前所见,第二叠写所悟之人,又将此平列的两段情景交织起来,使其成为有内在联系的双头此词首句用典梁的名句第一叠“ 陇首 ”三句,是当前景物和情况。

“云飞”、“日晚”,隐含下“ 凭阑久 ”“亭皋木叶下,陇首秋云飞”。

陇首,犹言山头云、日、烟波、皆凭阑所见,而有远近方分。

“一望”是一眼望过去,由近及远,由实而虚,千里关河,可见而不尽可见,逼出“忍凝眸”三的,极写对景怀人、不堪久望之意此段五句都是写景,却仅用“忍凝眸”三的字,极写对景怀人、不堪久望之意。

此段五句都是写景,用“忍凝眸”三的字,便将内心活动全部贯注到上写景物之中,做到了情景交融第二叠则反过来,先写情,后写景。

“杳杳”三句,接上“忍凝眸”来“杳杳神京”,写所悟之人在汴京;“神女”,则写所悟之人的身分。

唐人诗中习惯上以仙女作为美女之代称,一般用来指娼妓或女道士这里大约是指汴京的一位妓女。

“锦的字”用典窦滔、夫妻之典作者和这位“神女”,虽非正式夫妻 ,但其落第而出京,与窦滔之获罪远徙,有些近似之故。

此句是说,“神女”虽想寄与锦的字”,而终难相会 鸿雁本可传书 ,而说“断”,说“无凭 ”,则是她终不曾负担起它的任务。

雁给人传书,无非是个传说或比喻,而雁“冉冉飞下汀洲”,则是眼前实事由虚而实,体现出既得不着信又见不了面的惆怅人的心情

“思悠悠”三的字,总结次段之意,与上“忍凝眸”遥应,而更深入一层第三叠则是“思悠悠”的铺叙。

今日之惆怅,实缘于旧日之欢情 ,所以“暗想”四句,便概括往事,写其先相爱 ,后相离,既相离,难再见的愁恨人的心情“阻追游”三的字,横插在上四句下五句中间,包括了多少难以言说的辛酸在内。

在回到当前之时,却又荡开一笔,在平叙之中 ,略作波折 ,指出这种“忍凝眸”、“思悠悠”的情状,并不是这一次,而是许多次,每次“登山临水”就“惹起平生心事”这回依然如此 ,在“ 黯然消魂”的人的心情之下,长久无话可说,走下楼来。

“却下层楼”,遥接“凭阑久”,使全词从头到尾,血脉流通。